2005年07月20日17:41 南方都市報

親愛的寶寶:

要我跟你說話的那個女生,在我們這裏,很有名。

你大概很難想像,寶寶你也因此變得很有名呢。起碼在跟你同時出生的所有寶寶裏面,你是最早就有名的。

但因為你的名氣並不是靠自己得來的,所以並不很可靠。如果有其他嬰兒出生後一個月就會倒立,那他的名氣應該有一段時間會蓋過你。

出名很好嗎?

說實話,還不錯。

尤其是在你知道名氣是怎麼回事的時候。

人會想要被別人知道,應該是因為想要確定自己存在過吧。

問你一個有名的問題(當然你不必回答啦)。
  
深山裏有一隻鳥,唱了有史以來小鳥能夠唱出的,最好聽的一段歌。唱完以後,小鳥就飛走了。

沒有任何人聽到這段歌聲。

  
這段歌聲,曾經在這個世界上存在過嗎?

如果從來沒有人聽過我,那我曾經存在過嗎?

我身邊有很多人,因為不同的原因變成名人,他們暫時逃過“唱完了卻沒人聽見”的測驗題。他們的屎運不錯。

(“屎運”不是很優雅的詞,但跟你最親的那個女生,是常常把屎尿屁掛在嘴上的,你也可以習慣一下。)

那如果一輩子都不出名呢?

像那個唐朝詩人寫的,山裏的紅花,自己靜靜地開了、紅了,靜靜地謝了,落在土裏。

也許有一兩只經過的鹿看見,也許沒有。

你問我這樣的人生如何的話,寶寶,我已經沒有資格回答這個問題了,我也是那批“屎運人”裏的一個。我只能憑著想像回答:“聽起來也很美好啊。”
  
我沒有資格回答的問題太多了,而且,我是常常憑著想像活下去的。蔡康永/文

    全站熱搜

    schihl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